莲藕炖猪蹄

一只有洁癖的cp狗最近爱上了吃冷cp,瑟瑟发抖

【原创】《小屁孩》副四/短篇小甜饼

钥匙在锁眼里转动两圈,咔哒一声开了锁。张副官一脚迈进陈皮的牢里,就看见他支着一条腿,闷声坐在角落里的小床上。眼睛鼓鼓地瞪着自己,嘴巴也鼓鼓的像是憋着一口难以下咽的气。


陈皮的视线在张副官身上警惕地徘徊,梗着脖子,眼睛瞪得发红,他没好气地说:“离我远点。”


张副官看着他的眼神有点儿想笑,掩饰性地低头轻咳了一下,他微微俯下身,“我是来接你回府的。”


陈皮没说话也没看他,扭过头率先出了监狱门。


小屁孩。张副官想。


红府的主人不在,张副官就依佛爷和二爷的意思将陈皮送到了张启山的府邸,将他暂时安顿下来。


说是安顿,但以陈皮的性子,绝对不可能在这里安分下来。每天给张副官添麻烦的方式简直幼稚得令所有人无奈。


“报告!陈皮少爷又想把后院点了!”

“报告!陈皮少爷把后院树砍了!”

“报告!陈皮少爷把正堂桌子给掀了!”


毕竟是二月红的徒弟,底下的下属不敢把他这个混世魔王怎么样。除了收拾好烂摊子,再报告给张副官,他们也别无他法。


张副官的皮鞋噔噔噔地踏着地板,锃亮的大理石墙砖映着他小白杨一样的腰身,和那双目光灼灼的眼睛。他正在准备去卸了陈皮阿四两条腿的路上。


“老子看你膈应,滚蛋!”陈皮阿四咬着牙,抬起腿就想把张副官往门外踹。两只眼睛不服输地瞪着他,瞪得泛红。


张副官笑了笑,什么话都没有说。眼疾手快地一个大步迈了过去,一只手死死抓起他的脚踝,另一只手揽着他的腰将他压在身后的床上。


“你他妈的干嘛!放手!”陈皮阿四彻底红了眼睛,气急败坏地刚想抬肘往张副官的小腹打,就被反剪住双手压在耳后。


张副官抓住他脚踝的手动了动,温柔地说:“我来卸了你的腿。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!!!你他妈个变态张日山!!!”


张副官直起身,“你给我消停会儿。”于是理了理衣领,大步流星一脸潇洒地走了出去,顺道贴心地拉上了门。


他在门外整理了一下衣着,小屁孩。


这是很长时间之后的事了,长到发生在陈皮被送回红府以后。


张副官跟着张大佛爷下了很多的斗,但凶险到连他都将要折在里面的,那还是第一个,也可能是最后一个。


自己的身体状况他很清楚,左胸断了第八根肋骨,右腿的伤口也要感染了,还有一些数不清楚的小伤,每动一下都牵动着全身上下的肌肉生疼。


他眼睁睁地看着不远处那个被尸蹩控制的铁皮甲胄,持着利刃缓缓站起身,一步一步踏着砖石,伴随着青铜铃铛的声响向他走来。


他靠着墙,突然笑了,他居然在想,那个小屁孩现在在干嘛呢?


“轰——”一声巨大的爆破声突然想起,尸蹩甲胄身后的那睹墓门轰然倒塌,陈皮灰头土脸的身影从残垣断壁里钻出来,他指着张副官骂:“你他妈的不跑路等着死呢?!”


墓室无论是结构或者机关都是靠平衡支撑的,一旦被爆破,平衡被破坏,这里几分钟后都会坍塌,地下宫殿将变成一片废墟。


陈皮清楚地知道这一点,他急得跑过去把张副官的胳膊架在脖子上,半拖半抱地把伤痕累累的他移出了墓室,嘴里碎碎叨叨地骂着:“你爱死死老子不管,别带着我死!”


张副官笑了,即使每一下都震得他胸口疼,但他还是不可抑制地笑了,他在陈皮耳边说:“小屁孩,你懂个屁啊。”


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陈皮的耳边痒痒的,他霎时烫了双颊,“你他妈的再逼逼一个我把你扔着这儿不管了!”


“好啊。”


又是很久之后,久到张副官的伤也好完全了。


他把陈皮压在床上,舌尖长驱直入,霸道的吻让身下的人喘不上气。他看着陈皮被吻得双颊泛红,眼神湿漉漉的。他又笑了,说:


“小屁孩,你也有今天。”


-END-

评论 ( 6 )
热度 ( 131 )

© 莲藕炖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