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藕炖猪蹄

一只有洁癖的cp狗最近爱上了吃冷cp,瑟瑟发抖

【原创】《城南旧事·弱冠》副四的青年时光/一块小茯苓饼


今天的糖,食用愉快

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《城南旧事·弱冠》


“张日山张日山,你尝这个......嗝......”陈皮抱着一坛从山西远道而来的竹叶青,翘着腿坐在凉亭里呼唤另一边砸吧着一碗秋露白的张副官。


张副官跑过来捧起坛子咕嘟咕嘟喝下去一半,甜绵微苦的口感余味无穷,逼得他大喊一声:“爽!”


三春竹叶酒,一曲昆鸡弦。


“嘿嘿,好喝吧?”陈皮抱着酒坛,眉眼弯弯地笑着。十七岁的少年明眸皓齿,却是一个偷香的艳鬼,醉得不知今夕何夕。


夜凉如水,伴着空灵清澈的月光和氤氲的醇香,张副官已然微醺。迷蒙间他看着陈皮的眉眼,像极了当晚的月亮。


后来两个人打翻了酒坛,连几瓶昂贵的洋酒也只剩下碎片。他们搀扶着往回走,然后意料之中地被各家的伙计抓了去,结结实实地挨了顿打,后来第二个晚上两个人忍着屁股上的疼依旧见了面,看着对方怪异的走路姿势相视而笑。


“你看,我带了什么。”张副官从背后掏出一个纸包,酥香浸过了油纸,晕开成深色的印记。陈皮凑过去一闻,满鼻生香。


“桂花糕啊!”陈皮打开纸包,抓了一个就往嘴里放,被甜得直叫唤,“喂,张日山,咱们酒也喝了,点心也吃了,打一架吧?”


张副官被他逗乐了,他也抓了一块桂花糕,刚想放进嘴里,却突然朝陈皮身上砸去。酥脆的点心碎在他衣服上,满身的沫。他看着陈皮被吓得一呛,笑得直不起腰。


“卧槽你来这么一招,仗着你们家有钱浪费粮食啊!”陈皮跳起来出手就是一拳,“来啊!”


张副官也敛了眉眼,与他缠斗起来。两个年轻人功夫了得,几十回合硬是分不出胜负。陈皮突然轻笑出声,从腰里飞速甩出来一只钩子勾住了张副官的衣袖。


张副官一愣,停住了动作,他扬了扬胳膊:“陈皮,这什么啊?”


陈皮仰起脸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,他收回钩子,在手里转了个花儿:“新学的,厉害吧!”


“呸,你玩阴的,不算!”


“兵不厌诈,输了就是输了,你逼逼啥!”


“有种你就再来啊,你别忘了我还有枪呢!你觉得是我的子弹快还是你那钩子快啊?”


“那先说好谁都不准用武器!”


时间过得飞快,仿佛一匹白马飞驰而过,驼着两个少年做了一场现世安稳的大梦。而现在,梦醒了。


“陈皮,你知不知道,日本人进长沙了?”


“......我知道。”


“陈皮,你跟日本人是什么关系?”


陈皮坐在监狱的草席上,看着那个高大的男人一身板挺的军装。时光磨去了他脸上的温润,取而代之的是眉目见的锋利,唯有那双潋滟的桃花眼还是年少的样子。陈皮吐出了嘴里的草根,笑得同样桀骜,他说:


“你算什么东西,叫你们张启山亲自来审问我。”


“好啊。”他脱下了军帽,解开了胸前的武装带甩在一边,“我知道你武功不错,来比试比试吧。”


意料之中的平局,几乎一瞬间两个人同时擒住了对方的脖子。陈皮松开手,抱着臂看他,等待着他的下文。


“你知不知道,日本人卖给你的药是吗啡,根本不能根治你师娘的病。”


“我知道,可是我师娘根本无药可治,吗啡起码能减轻她的痛苦!”


“你清醒一点,上了日本人的贼船,可就下不来了!”张副官发狠地握着他的肩膀,“佛爷和二爷知道你是出于孝心,等他们北平寻药回来,我自会放你出去。”


张副官静静地看着他,良久叹了一口气,他给陈皮的茶壶倒了一杯热水,“我走了。”


忽然,他回过头,深深地看了陈皮一眼


“对了,陈皮啊,少喝点儿酒。”



-TBC-

评论 ( 2 )
热度 ( 44 )

© 莲藕炖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