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藕炖猪蹄

一只有洁癖的cp狗最近爱上了吃冷cp,瑟瑟发抖

【原创】《城南旧事·结发》副四根正苗红好青年的时光/一块小糖烧饼

今天的糖,食用愉快...

查了很多资料,因为我的历史约等于没学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《城南旧事·结发》


丫头死了。


她死在了二月红的怀里,安详、幸福地合上了眼,清风带着她走过最长的旅途,一路跟着晚霞,再没有停下。二月红低下头亲吻她的发旋,环抱着她的肩膀,久久不肯放手。


那天,陈皮眼前只有漫天的白,刺目得要激起他全身嗜血的欲望,他想要整个长沙城给他师娘陪葬。他红着眼睛,不知道是哭还是吼。


等到清醒过来,他跪在那里,逐渐蜷起身子,哭得像个孩子。疼痛丝丝缕缕撕扯着他的筋肉,脑海中走马观花似的闪现着师娘的影子,每一个顾盼,每一瞬眨眼,楚楚动人。


师娘,带我走吧......


模糊中不知道是谁扯起了他的胳膊,整个人被扛在肩上,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张家张副官的床上。


“醒了?”张副官在书桌前抬眼看他。


“嗯......”陈皮知道他的眼睛还是红的,于是侧过头,避开张副官的视线。


“你这几天就在这里呆着吧,二爷最近也不好受,你别回红府烦他。”


“嗯......”


看着此时异常听话乖巧的陈皮,张副官面对他的时候第一次不知所措起来。


时间一晃,便是大半年过去了。对于陈皮来说,日子还是那样不咸不淡挣扎疼痛中度过。但是细细想来,那些日子可能还不算太坏。



然而在这个时候,日本和中国的关系日渐焦灼,终于在民国二十七年七月的一个夜晚,中国驻军打出的第一枪,点燃了全民族抗战的热血。


长沙作为中国大后方大西南的战略要点,布防工作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张大佛爷带着副官日日奔走,忙着阻挡日军前进的步伐。


张副官的部队已经在门外,他回来看陈皮最后一眼。


陈皮什么都明白,他也什么都没说,默默地给张副官斟了一碗壮行酒,看着他一饮而尽。


酒烈得很,顺着喉咙一直烧到胃里。他放下碗,给了陈皮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。陈皮的脸埋在他的肩窝里,似乎有咸涩的泪水洇湿了他的军装。


张副官想把他的头抬起来,却听到了一声异常沙哑的吼声:“别动!”


良久,陈皮开口,声音里是他从未听过的颤抖:“张日山,好好活着......你他妈要给老子活着回来!听见没有!”他已经失去了他的师娘,从撕心裂肺的疼痛中走出来,真的不想再次失去了。


“好......你也要活着......”


民族于危,国将不国,他们唯能给彼此最好的祝福,就是活着。只要活着,就还有希望。


张副官扣上了自己的军帽,与他的部队一起,带着浑身的狠厉和决绝,踏上了义无反顾的路途。


苟利国家生死以,岂因祸福避趋之。


二月红的戏台子依旧演着戏,只是从婉转悠扬的曲子换成了梅兰芳先生的《生死恨》


“说什么花好月圆人亦寿,山河万里几多愁”
“金酋铁骑豺狼寇,他那里饮马黄河血染流。”
“尝胆卧薪权忍受,从来强项不低头。”
“思悠悠来恨悠悠,故国月明在哪一州!”


唱得撕心裂肺,唱得铿锵有力。经常是快要落幕,台上台下所有人噙着热泪,吼声震天:“抗战必胜!”


他们期待着胜利的日子尽快到来,这是他们危难岁月中从来不曾泯灭的希望。


直到那天天色苍白,第一架日军的飞机从长沙上空略过,带着低沉的轰鸣和绝对的压迫。防空警报从未如此刺耳,带着黑暗和恐慌,逼着人们逃离。飞机一个俯冲,躲过了布防军队的层层枪击,第一发导弹在长沙炸开。


长达七年之久的长沙会站,正式打响。

-TBC-
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不知道大家看得怎么样,但是这一章我写得很爽。

但是又很心疼,心疼祖国百年来的屈辱史。在祖辈父辈那个年代,有我们理解不了的执着和信念。中国人在国家危难之中的有着别的民族无法比拟的,钢铁般的凝聚力。

我想这就是大国的脊梁,那些人就如同林徽因先生说的那样:“为这可爱的老国家带着血活着,或流着血或不流血地死去,都觉得荣耀。”

因此有四万万中国人相信,即使再黑暗的漫漫长夜,也有迎来黎明的那一天。

他生而为龙。

敬请期待《城南旧事》完结章《城南旧事·而立》
相信我会甜回来的,啵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7 )

© 莲藕炖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