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藕炖猪蹄

一只有洁癖的cp狗最近爱上了吃冷cp,瑟瑟发抖

【副四/恩豪】《Bad Man》毒枭罪犯副x小警察四/BADBOY日山/一块小甜饼

*脑洞其实来自于昼太太的一个大纲

*BAD BOY日山真的好带感哦

*小警察皮皮调戏起来为什么这么顺手啊你!

*小短篇,视热度来定有没有后续

*谢谢各位,食用愉快

*有恩豪,戏份还不少...
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《Bad Man》


“铭恩,耘豪。”陈皮面朝着香港街头最常见的一家小吃店,混在排队等鱼蛋的人群里。他虚摁着耳朵上的微型蓝牙耳机,余光中瞟向了另一个转角装模作样卖盗版光碟的二人,“聊个蛋啊聊,别让‘老鼠’跑了。”


耳机里传来两个人的笑声,陈皮看不见他们的表情,但能看见张铭恩吊儿郎当地勾上了胡耘豪的脖子,他一脖子的金属链子亮得陈皮移开了视线,目光又落在手里的一份鱼蛋上。


“陈sir喔,当我俩吃白饭的?”胡耘豪一边整理着地摊上杂乱的盗版光碟,一边也注意着对面鬼鬼祟祟的目标——‘老鼠’。他半眯着眼睛,目光在他背后可疑的背包上徘徊。


“我说了不要叫我陈sir,听起来很老似的。”


‘老鼠’在这条街坐了很久,神色有些紧张。他时不时地站起来四处张望,手里拿着一份杯面却一口没动。一顶斜扣在头上的棒球帽挡住了他半张脸,肥大的牛仔衫看上去有点儿不合身,他单肩背着一个背包,里面的东西正是他们关注的焦点。


突然道路中走过来另一个白衫青年,跟他勾肩搭背地说了些什么,两个人便一同往一个小巷子里拐去。


陈皮的角度正好能看见那个白衫青年的脸,眉目间的温润清朗让他有一瞬间的迟疑——他真的是道儿上名声远扬的字头张日山?不会是线人的情报有问题?


陈皮看见他转身的刹那,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。


山水遭逢刹那。


“好像是接头的人来了。”张铭恩推了推身边的胡耘豪示意他盯着‘老鼠’的动向,压低声音冲着耳机说道。


“操,跟上。”陈皮啐了一口,因那意味不明的一个相视,他垂下的手烦躁地敲击着裤缝。他低头恶狠狠地咬了手里一口香嫩的鱼丸,然后将剩下的全数塞进了垃圾桶。


陈皮的手摸上了腰间的配枪,不敢有所松懈。快速地向着白衫青年的方向围堵过去。


三人拐进巷子里的时候,‘老鼠’正把他的背包递给白衫青年,而那个白衫青年正低头跟他说着什么。


“警察!手举起来!”陈皮一把从身后掏出配枪,另一只手套出警察证。他身后的张铭恩和胡耘豪也是瞬间做出了反应,黑洞洞的三个枪口死死地盯着那两个人。


‘老鼠’吓得立马转身就跑,没跑几步就被冲上去的张铭恩绞住了双手摁在原地。旁边那个白衫青年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,缓缓举起了双手,脸上依旧是那个若有似无的微笑。


陈皮被他的视线盯得愈加烦躁,他紧锁着眉,猛地上前把青年摁在墙上,双手在他的衣兜裤兜里摸索。


“阿sir,我在这儿跟好朋友聊聊天,耽误你们执法了?”青年语气淡淡的,上扬的尾音在陈皮听来就是一个肆无忌惮的挑衅。


“陈皮,你看。”胡耘豪从地上捡起那个被‘老鼠’慌忙丢掉的背包,打开给陈皮看,里面全是花花绿绿的摇头丸。


“别跟老子废话,这是什么?”陈皮的枪凶狠地在青年的额头上抵着,咬着牙发问。


“感冒药而已啦sir,我们是良好市民啊。”


“带走。”陈皮自知在这里问不出什么,于是熟练地掏出兜里的手铐将他的双手拷在了一起,“你有权保持沉默,但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。”


检测报告出来了,背包那些东西的确如青年所说只是感冒药而已,白纸黑字像是组成了一张嘲讽的脸,嗤笑陈皮的天真。


陈皮咣地一声甩上了审讯室的门,他坐在白衫青年对面的椅子上盯着他微笑的脸,像是要把他悠闲神情背后的罪行看穿似的。良久,才开始发问。


“那个人你认识么?”


“阿sir......你叫陈皮?”白衫青年根本没有回答,他扬了扬下巴,目光在陈皮的身份牌前流连着,像是一只午睡的猎豹慵懒地注视着他的猎物。


“回答我的问题!”


白衫青年对陈皮的暴怒熟视无睹,他往前探着身子,修长的手指轻佻地勾住了陈皮的下巴,眉梢间尽是恣意张扬。


他双唇开合,声音低低沉沉却该死的好听,在耳边炸开像是一个莫名的蛊惑。


“陈sir,我叫张日山,有兴趣的话,认识一下呗?”

-END-(暂定)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71 )

© 莲藕炖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