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藕炖猪蹄

一只有洁癖的cp狗最近爱上了吃冷cp,瑟瑟发抖

【副四】《骄阳·续》军训文/霸道教官副x桀骜官二代四/HE

*等很久了不好意思

*说实话我特别想写虐,特别想写

*但最后还是作为一个亲妈,舍不得虐,所以是甜



十一.


离别的那天天气很好,万里的蓝天像是被泼上了一层极致瑰丽的蓝色油彩,中间点缀的几簇白也被揉捏得柔软蓬松。


每个班被排列成方阵站在跑道中间的绿地上,等待着进行军训成果的展示。陈皮在人群中央,他军姿笔挺,仰着脸不知道在看向哪里。


校长在主席台上讲话, 说了什么陈皮也没有仔细听。他只是望着操场边的老槐树,记得自己在绿茵下熬过了一个又一个烈日。


他又望向了旁边的小卖部,记得军营里的老冰棍最为好吃。


陈皮眯着眼睛,视线最后落在了队伍最前面逆光而站的张教官身上,太阳被他挡在了身后,像是屹立着的一块千年不倒的丰碑。陈皮的视线在他的鼻梁,双唇,下颌之间流连着,最后缓缓移开了视线。


他觉得今天真热,快点讲完吧,快点走吧。


可是,他真好看啊。


一直到一切都结束了,他们班又聚在一起拍最后的集体照。陈皮站在了班级的最边上,他听见同班同学喊张教官过来拍照的声音,然后眼看着张教官一路小跑过来,跑到了自己身边。


衣料摩擦的一刹那,陈皮有一瞬间的颤抖,他本能地一躲,不由自主地往队伍里挪了挪步子。


突然他被一个不容抗拒的力道揽过了肩膀,他慌忙扭头去看。


咔嚓一声,照片被定格于此——张教官揽着陈皮的肩膀冲镜头笑得很温柔,陈皮扭过头去看着他的侧脸。这么一看,倒是有一种别样的味道。


操你妈。


陈皮啐了一口。


十二.


陈皮总觉得自己有话想说,却不知道如何开口。他本是一个毫无顾忌的人,今天却一反常态地犹豫。他踌躇了一会儿,终归是跑上前拉住了张教官的胳膊。


“张日山,我们还能见面么?”


张教官低头看他,又眯着眼睛看了看天边的太阳。“当然,只要你想。”他这么回答道。


“三年后,雪狐特种兵部,你要等我。”


“好。”


张教官没有犹豫,一种没来由的笃定。眼波流转间他笑了,一直笑进了眼睛里。


以前的陈皮活得毫无顾忌。


但有些人就是这样,什么长歌皓月,一夜蛙鸣。什么明媚春光,十里春风,满园桃花开。什么竹林淙淙泉水,马蹄声惊起一片飞鸟。什么闹市车马,似火灯笼高高挂。


不如你,全他妈的不如你。


从此,便有了顾忌。


十三.


云南,玉龙雪山。那里常年积雪不化,宛如神衹一般,带着无尽的肃穆与沉静,走过千年的岁月,平静地俯瞰着远道而来的朝圣者。


山脚下是化雪的地方,那里有一个部队,编号579,雪狐特种部队。


悍马发动机的声音打破了雪山常年的寂静,轮胎摩擦着青石板地面像是要擦出火花。越野车硬是从山中陡峭的盘山路上开了上来,一个漂移,霸道地横在579部队的大本营前。


一个十八九岁模样的男孩从车上跳下来,他带着一副巨大的墨镜,看不清容貌,山风将他的衣角吹得猎猎作响。他在579部队那个其貌不扬的大门前找了一会儿,就有一个穿着迷彩扛着枪的人走了出来。


“什么人?”那个人问。


“你们这里不是招兵么?”男孩说。


“你怎么没跟着招兵的队伍一起来?”


“我是来找一个人的,”男孩靠着车门,两手随意地搭在车窗上,他把墨镜摘了下来,“他叫张日山。”


男孩的语气顿了顿,又继续说道:“如果他不在,那我现在就走,但是如果他在......”


男孩突然站直,右手如刀削般绷成一道直线,啪地一声立于耳侧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,他说道:“我叫陈皮,申请加入579部队,请带我去见部里领导。”


“我就是。”


张日山看着眼前的男孩,笑了。


三年了,他没有变,还是同以前一样,像那似火的骄阳,张扬而热烈,晃得他睁不开眼。

-END-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4 )

© 莲藕炖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