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藕炖猪蹄

一只有洁癖的cp狗最近爱上了吃冷cp,瑟瑟发抖

【秦林/明涛】《今天秦科长穿西装了吗》一发完/算甜吧


*还是没使用说明的小甜饼
*算是《一件好看的西装》的后续吧
*2017年祝大家鸡年大吉吧




《今天秦科长穿西装了吗》



今天注定将是一个被载入史册的一天。




秦明刚进局里不到五分钟,全局上下就全都知道了这件事情——你能相信吗,秦科长今天没穿西装。




突然间,法医科好像从未如此热闹过。几乎所有人都要没事找事的来一趟这里,就是为了一睹秦科长不穿西服的芳容。有的人说来取尸检报告,有的人说最近睡不着来找瓶安眠药吃,甚至有的人一进门就说秦科长我给你送盒进口咖啡……等等等等,花样翻新,不胜枚举。




在一如既往坐在办公桌前拼命散发出生人勿近气场的秦明,有些挫败的发现今天的威慑力好像弱了许多。连小黑被他眼刀剜的时候都没了往日转身就跑的意思。


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”李大宝今天上班笑得格外畅快潇洒,她把包往椅背后面一甩,笑嘻嘻地把胳膊撑在秦明的桌子上看着一脸阴郁的他,“老秦,今天做个正常人的感觉怎么样?”




“…滚远点。”




秦明维持着看书的姿势,从容地翻页,连一个眼神都不舍得赏给她。




李大宝无所谓的耸耸肩,她也没期待秦明能说什么好话,只不过他那张黑的跟锅底的脸就足够让她开心一整天的了。




这种谜一样的氛围维持到林涛出现在法医科门口才开始慢慢缓和。




“早啊老秦,今天做个正常人的感觉怎么样?”




林涛站在门口,抱臂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,眼神里满满都是骄傲。在对上秦明视线的时候,他还愉悦地挑了挑眉。




他说的没错,秦明现在的全身上下,都是他的杰作。




白色衬衫外面是深咖色的毛衣,搭配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露出一截白皙的脚腕。脚底是与毛衣同色的拼接花纹板鞋。虽说从头到脚都是些普通的样式,但这一身穿在秦明身上却足以吸引眼球。




倒不是说有多帅,甚至可以说还不如他穿西装好看。只是这样的秦明,好像不再是高高在上的那个孤傲疏离的他,而是一下子被人拉下了神坛,在世间的温暖中摔得狼狈,刹那间就满身是人间烟火味了。




秦明思忖片刻,抬头对上了林涛充满期待的视线,于是默默把难听的话咽回肚子里,皱了皱眉:“…可以接受。”




他看见林涛笑了,眉眼弯弯的弧度,露出一口白牙,嘴角边淡淡的酒窝里好像都盛着一泓春水。




“人嘛,还是要偶尔做一些改变的。”




“就是,”李大宝附和道。她拿自己老被调侃的狗鼻子在空气中微微嗅了嗅,然后扭头冲着秦明皱了皱鼻子,咧开一口大白牙,“老秦你今天,特有人味儿。”



然后两个人成功地换来了秦明看智障的眼神。




接下来一天忙碌的工作紧张有序的开展了。警局的生活就是这样,没人给你插科打诨的时间,无数案件等待着他们去侦办,但忙里偷闲的片刻已经是兢兢业业的人民公仆们最大的慰藉。




上一个江边浮尸案终于结案了,下午林涛带队抓捕犯罪嫌疑人回到警局时已然是月明星稀,但警局仍亮着星星点点的灯光。




林涛推开了法医科的门,抬眼间他看见冰冷的白织灯下的秦明埋头写着什么,纵使男人腰背一如既往挺得笔直,但衬衫和毛衣柔和的颜色让他感觉秦明第一次与尘世没那么疏离。




他轻轻敲了敲门框,问道:“老秦,还不走吗?”




秦明嗯了一声,合上笔盖,整理好桌上的文件然后站起身来,他冲林涛点了点头,然后回身去拿搭在衣架上的外套,“在写结案报告,顺便等你。”




林涛挺到这话愣了一秒,然后眼睛就亮了,映进了星星点点的光芒,那张疲惫的脸上都有了受宠若惊的欣喜。他冲秦明眨了眨眼,说道:“卧槽,有生之年啊。”




意料之中的,没有收到跨步而出的秦明的任何一个回应。




其实秦明那时还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,直到他把林涛送回去,在家里突然看到穿衣镜里的自己,好像有那么一点不一样。




毫无防备的,决堤的回忆如潮水般向他涌来,凶猛地翻滚着填满他冷静自持的头脑。画面一张张闪过,从高中到大学,哭着笑着的,醉酒熟睡的,尴尬窘迫的,脸红心跳的……无一例外,都是他。




他的话语,他的眼神,他笨拙的关心,他打球时飞扬的衣角……刹那间,眼里心里,连带着这间房子的这里那里,都是他,都是林涛。




有什么情绪在心中早已种下了种子,待到发觉之时早已一发不可收拾。




“林涛...”秦明颤抖的指尖触向了镜子,难以自持地喊出了林涛的名字。这个名字他喊过无数次、却从没向现在这样柔肠百转,喉头涌动着难以言说的苦涩。




他喊的这声林涛,
是从胸腔血肉,从发肤吐息间,酿成万千宠溺的,
林涛。



-END-

评论 ( 14 )
热度 ( 206 )

© 莲藕炖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