莲藕炖猪蹄

一只有洁癖的cp狗最近爱上了吃冷cp,瑟瑟发抖

【秦林/明涛】《林涛…我…》(中)失语症梗/短篇/HE

*失语症梗
这里对失语症的设定是不能跟自己喜欢的人说话
*小虐怡情
*上章戳头像

05.


“凶器应该就是这把刀了,”秦明捡起尸体附近掉在地上的一把血淋淋的匕首。



“是的,这种行凶之后将凶器抛弃在案发现场的的做法很罕见,但这样做却有效的避免了暴露自己的行踪,尤其是在广场这种人多眼杂的地方。”林涛站在秦明身边分析着,“看上去很熟练,这人恐怕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

“死者被人从左腰刺伤,脾脏破裂,一刀毙命。凶手下手狠毒,不排除熟人作案的可能性,而且,”秦明蹲在尸体旁边有条不紊的分析着案情,他话语间顿了顿复又开口,“凶手有可能是个左撇子。”



感受到来自林涛疑惑的视线,秦明解释道:“死者的伤口偏后,说明凶手是从后方袭击死者,”秦明看着死者脖子上的几道红痕,走到林涛身后一手从后面抓住他的脖子,一手抵在林涛的腰窝上简单做着案件的重演,“这是他用右手控制住死者声带使他无法发出呼喊。而一般持刀都是自己惯用的……”



咳!



说话间,秦明像是突然被什么卡住了喉咙,突然哑了一样,他动了动唇,竟一声都发不出了。而他在惊愕之时仍保持着揽着林涛脖颈的动作。


这该死的失语症。秦明有些懊恼。



林涛能感受到秦明陡然停止的声线和莫名其妙揽着他不动时,他喷洒在自己耳边的鼻息。林涛忽然被身后的人慌忙的推开,他回头看向秦明时,秦明已经拨通了李大宝的电话:“李大宝,我不管你在哪儿,给你五个小时,龙番市中心广场,马上过来。”



电话里李大宝的叫喊声被瞬间摁灭。



秦明皱着眉头蹲在尸体旁边,在嘈杂的案发现场,只有这具冰凉的尸体能带给他绝对的冷静。他缓了缓神,冲着警戒线外的小黑说:“把尸体带回去。”



“喂老秦!”秦明听见林涛在身后唤他,顿住了向外走的脚步。



“死者他的手机不见了!钱包,钥匙等物品都在,唯独没有手机!”



秦明点了点头,没有回话。



06.



当解剖室的白织灯亮起,偌大的法医科只剩下了秦明与那具尸体。但今晚有些不同,这一场超越灵魂与生死的交流却迟迟不能进行。



因为在秦明冷静自持的大脑里,还住了一个人,这个人让他一时间方寸大乱却无可奈何,失语症也因他而患。这说明如果不能让林涛明白自己的心意,秦明之至他的生命终结之时都无法与林涛说话——这也是为什么他要李大宝急着赶来的原因。



而秦明,也只有最多二个月的生命了。



秦明将双手递在解剖太上,发出一声苦涩的喟叹。



“情深不寿。”



07.



事已至此,工作还要继续。



李大宝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拖着行李箱风风火火的走进法医科,以为这么早没人的她刚想破口大骂,便看见秦明端正的坐在他正对门的桌子上写着尸检报告。



“我去你大爷的秦……科长您辛苦了啊一夜没睡吧……”



秦明看着她僵硬的脸色没说什么,合上笔盖将尸检报告给她:“把这个送到楼下,顺便问问林涛死者身份,还有那个手机找到了没有。问完,上来,跟我说。”



李大宝插着腰一脸的难以置信:“那你直接下去问不就行了?您屁股底下楔了颗钉子还是怎么着?”



秦明冷漠:“这是命令!”



李大宝错愕的带着尸检报告下去,几分钟后满意的带着林涛上来了。



我操?



秦明看着林涛健步如飞的走过来,一屁股坐在他面前的转椅上。原本这把专门为林涛而放置的椅子此时却成为了秦科长的眼中钉,恨不得连人带椅子都扔出去。



秦科长为什么会这样气急败坏呢?因为他一看到林涛就说不出话的失语症又犯了。



08.



可是林涛完全没有察觉出秦明的异样,打开自己的小本子就说起了他们调查的情况。



“死者的身份查到了。真名黄柯,目前没有正经职业,但从他尿检来看,他曾吸食过毒品。小黑已经带队去搜查过他们家了,却并未发现藏毒,在家里也没有发现他的手机。推断是凶手拿走了。”



“在我们询问附近居民时,他们都说对黄柯这个人了解甚少,因为从来没有在白天看见过他……”



“时间紧迫,我们待会儿就去黄柯家附近看看。”李大宝点了点头说。



“呃……秦明,你怎么看?”



林涛终于发觉了秦明的反常,于是有从本子中抬眸,有些犹豫地问了问眼前自始至终沉默不语的男人。



秦明现在很烦躁,尤其是当他对上那双盈着忧虑,担心,惊讶的眼睛。他张了张嘴试图发出声音,却仍是徒劳。



林涛看着一脸阴郁的秦明忽然站起身转身背对着他,他双手搭在身前,从容地扣上了他的西装扣子。这在林涛看来是一个十分嫌弃的动作,嫌弃到连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他。



“秦明,你……”



林涛面对着秦明的背影刚想开口。



“李大宝,让林涛出去!”



秦明低沉带着隐忍的怒气的声音就撞进了他的耳畔。



他听见林涛的运动鞋向后退了两步轻触地面的声音,微微顿了一下,便是他转身大步离开了法医科的脚步声。



秦明慌忙转身想挽回什么,却没看清林涛的表情。他看见林涛低着头发丝垂下来,扭头时眼中只留得睫毛一闪。



09.



“我靠!秦明你是不是吃错药了!”



“这个案子这么重要你现在到底想干嘛?!”



什么年终测评李大宝也他妈的不管了,她现在用几乎是吼的声音问她上司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她吼完一通看见秦明低着头不回话,随即阴郁又悲伤的视线扫了过来,李大宝又心软了。



“我得了失语症,没办法跟林涛说话。”



秦明声线有些颤抖,他小心翼翼埋藏了五年的心事就这样被挖出来,惓惓之忱,鲜血淋漓。那个冷漠的秦科长竟然藏着这样不得见光的秘密,毫不留情的践踏着他最后守护的冷静自持。



秦明强迫让自己冷静,他冲着也在震惊之中的李大宝说:“这事你不要告诉林涛,我不想因为我喜欢他……



而连朋友都做不成。”


-TBC-

评论 ( 9 )
热度 ( 57 )

© 莲藕炖猪蹄 | Powered by LOFTER